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摘仙令 > 第六七八章 七千大章为催更圈的催更邀请

第六七八章 七千大章为催更圈的催更邀请

没有特别的天赋,就不给曦智果?

族里花那么大的心力,才培育出来的曦智果,可不是摆在那里干看的。

章坚不听成康的解释还好,一听之下不由大怒,“那请问,成康,你有什么特别的天赋?你如果有特别的天赋,能从天仙境落到如今的地步吗?”

“……”

成康的拳头‘咔’的一响。

他落到如今的地步,与林蹊与柳酒儿有撇不开的关系,但是,大家彼此是敌对,在战场上,他拳头没人家硬,智计没人家高,落败也就罢了,可是族里凭什么要这般对他?

眼中的暗芒一闪,成康冷声道:“阁下是观风使,不是奚落使,世尊把曦智果交由我,自然是由我来处理。”

“可是你迟迟没有处理!”

就因为他迟迟没有处理,幽古战场上,他们才始终没有起色。

就因为没有起色,世尊才把他也发配下来,当什么观风使。

像成康这样,自个倒霉,修为下落到一定境,被圣尊和世尊放弃发配到这里来也就罢了,他呢?

他何其无辜?

“世尊要你把曦智果发出去,不是让你收在储物戒指中的。”

章坚对谁都可以有耐心,独独对成康没办法给予耐心,“什么叫特别天赋?没有启智的族人能给你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天赋?

成康,你不积极完成世尊交予的任务,到底是对世尊不满,还是对族里不满?还是两者皆有?”

自然……都有。

不过,这话他是不会认的。

“章坚,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。”

成康不动声色地上前两步,“因为你比不过我,当年我们一道离开幽古战场,你……”

“放屁!老子比不过你?”

章坚鄙视他,“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,你再看看我。”

“你?你不是也跟我一样,被发配到这里来了。”

“呵!发配?果然你对世尊不满了。”

章坚也不傻,闻言马上抓住他话里的漏洞,“成康啊成康,你对世尊不满,匿着曦智果,可知坏了族里多大的事?”

多大的事?

幽古战场上,能有多大的事?

不过是攻下人族一个或是两个聚集地。

他又不是没干过?

可是攻下又如何?

当年他和安画离开未久,人族就收复了聚集地,并且联合举办了几次大反攻。

“章坚,我成康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,你也不必危言耸听,吓唬于我。”

他是他能吓唬住的吗?

“你就直说吧,你这个观风使到此还有什么职责?”

先把问题弄清楚。

要不然,杀了章坚,世尊肯定还会派人下来。

“我的职责是看着你把四百曦智果全发出去,另外……”

章坚看着他,冷笑一声,“世尊说了,成康你消极怠工,坏他大事,刑二十打神鞭。”

说话音,他已抽出一条黑鞭,“怎么样,受刑吧!”

正好出出他胸中的一口闷气。

“二十打神鞭?”

成康在心里咬牙,“我怎么知道,你有没有公报私仇?除非你拿出世尊的手令来,要不然……就别怪我成康不配合你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已经脚步轻动,一闪站到了章坚面前,那伸手的姿势,似乎就是要手令的。

“手令我自然有。”

章坚虽然很想公报私仇,多打几鞭,可是世尊的命令,他却不敢有违,闻言果然把打神鞭往怀里一掖,就要给他拿世尊的手令。

嘭!

成康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毫不犹豫地一掌拍下。

没有洗眼灵水,他不知道章坚的死点在哪。

但是跟林蹊跟柳酒儿斗智斗勇那么长时间,他知道什么样的伤,能让族人半天反应过来。

这一掌,成康直接拍碎了章坚的脑袋,紧接着,在其他族人还没反应过来前,一把夺过他的打神鞭,在章坚还在挣扎的时候,连着甩了三鞭,阻他迅速回神。

啪啪啪!

三鞭的鞭影还未落下,成康又直奔另外三个得他提携,已经启智的族人。

他不能让这里的事传出去。

啪啪!啪啪啪……

事发突然,才启智未久的章问三人,根本不知道,什么叫杀人灭口。

当然了,成康也没有杀他们的意思。

打神鞭打神鞭,虽然抽在身上,可是事实上,是专打神魂的。

启智未久的族人,根本就受不住打神鞭的鞭打。

等到章坚才挣扎着要长出完整的脑袋时,成康已经把该做的活全都做完,又冲着他来了。

大家同是佐蒙人,他没有杀他们的意思。

但是,打神鞭在手,让他们重归混沌还是很容易的。

啪啪!

啪啪啪……

成康没一句废话,也不给章坚任何反应的时间,就这么在一堆茫然混沌的族人中,硬生生一鞭又一鞭地把章坚的眼睛,从惊怒愤恨,打到慢慢呆滞!

这期间,章坚不是不想喝令族人救他,可是,对方的动作太快,等到他被破坏的喉咙能够出声,神魂上的痛苦,已经让他的喝令不成调了。

好半晌,成康才收了手中的鞭子,走到章坚的面前,释放自己的强者气息,“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嗬嗬~”

重归混沌的章坚哪里还知道?

打神鞭对他们的神魂有不可逆转的伤害。

虽然面前的强者,好像很让他不喜,可是,他还是在成康的一声轻‘赫’下,乖乖地伏倒了。

“这才对嘛!”

成康冷酷地一脚踩到他背上,抓着他的脑袋,骑到他的脖子上,“从现在开始,你驮着我。”

章坚直起身体,果然稳稳地驮住了他。

“对了,把手举手起来。”

章坚很听话地举起了双手。

成康一把捞住他戴着储物戒指的手,把储物戒指拔下来,“跟林蹊,我学了一样东西。”成康低声道:“就是能动手,决不浪费时间瞎吵吵。”

果然,这一招很有用。

成康摸出储物戒指里,世尊的所谓手令,轻哼一声一把捏成粉末,“走吧!”

当了能说话的‘高阶人’太久,他其实早就不适应再跟低等族人‘嗬嗬嗬~’的说话了。

但是,说人族的话,他们又听不懂。

成康嘴巴配合着神魂,发出让族人臣服的强者之音‘赫~~~~~’,亲自指挥他们往前。

如今,三个小队长都被他废了。

但只废还不行,他得找机会,让他们打头阵,都死在修士手上。

至于发放曦智果的任务,他可以干,但是,这个千人队的族人,就一个也别想再尝了。

成康不敢冒一点险。

更不想将来出去再被世尊罚鞭,打定主意,要把章坚也弄死在人修手中。

反正只要他手上没有沾染族人的血,世尊再厉害,相隔的太远,也查不到他的漏洞。

曦智果不是他匿着没发,而是……,他要布一场针对修士的大局,所以,才推迟了进攻人族聚集地的时间。

至于章坚……,他根本没看到。

想到这里,成康又一跃跳了下来。

既然要让章坚死,他就不能让别人看到他骑在他身上了。

带着大队再次向前的时候,成康几乎走一路丢一路,连打神鞭这个对他来说,非常不错的宝物都扔了。

好半晌,离开半个月,又说服队伍绕行回来接仪芬和凌雾的陆岱山,没在石洞中看她们,惊得面色都变了。

说好了,让她们在这里等他的。

“师伯不用着急。”

陆从夏观察石门的痕迹,“仪芬师伯和凌师姐应该是自己出来的,她们肯定是遇到其他的修士队伍,提前离开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八成如此!”为了确定她们还活着,陆从夏当场放出了一个沾染了凌雾气息的传音符,只要传音符还能飞,哪怕因为这里的禁制飞不出二十里,也可以确定,她们是不是还活着。

眼见传音符没有当场落地,朝右前方飞离,陆岱山大松一口气,“那我们现在……”

“前面的修士队伍,应该走了没多久。”

文昌真人道:“他们往右,我们就稍稍往左吧!”

大家在这里,反正是随机选路,往哪去都无所谓,只要能杀佐蒙人就成。

至于稍稍往左,当然是防着遇险时,可以随时向前方的修士队伍求援。

一行人迅速往左移动,没过一刻钟,几乎就是按着成康离开的路走。

陆从夏有凤鸟在,能更好的警惕四周,走在最前。

“啾!”

凤鸟的眼睛非常好使,扑扇着翅膀先给她叼起了地上的打神鞭。

然后,跟在后面的文昌、陆岱山等人,就见这只凤鸟,每次飞出去都给陆从夏叼一样东西回来。

“不对,这……这是仙石吧?”

聚集地的商柜里摆的有仙石呢。

只是那仙石要三百点数才能换一块。

文昌一把拿过凤鸟刚刚叼回,似乎被人用过一点的仙石,惊讶的大叫,“快,大家快搜搜这周围!”

陆从夏当然没有落于人后,一把抢过她家宝贝叼回的仙石,与凤鸟一起冲在最前。

好半晌后,他们着实收获了不少东西。

法宝、阵盘、丹瓶、法衣、仙石……

林林总总的,虽然丹瓶大都是空的,可是,瓶盖一打开,里面的香气都不一样,显然曾经装的也是宝贝。

至于仙石……

“加上从夏和凤鸟捡的八块,我们一共捡了十三块。”

这些仙石,大概都被别人用过一点,看着没有商柜里的漂亮,甚至陆岱山捡到的一块,灵气眼见就要用尽,都快成废石了。

“你们说,什么人能扔这些东西?”

就算有修士换仙石了,可是,这样宝贝的东西,是绝地不可能扔的。

而且,修士换仙石,都是留着冲关用的。

怎么也不可能随随便便用在这里。

“……我们往聚集地去吧!”

陆从夏想了又想,“把今天的事报上去。”

佐蒙人能从空间裂缝偷入乱星海,未偿就不能故技重施。

用有智的佐蒙人,指挥无智的,这样一来,他们的伤亡必定能减少很多。

这样,就是他们人族倒霉了。

陆从夏感觉觉不能耽搁,“不管对方是什么人,总之我们报上去,是绝对不会错的。”

他们完全不知道,某人是害怕圣者的手段,生怕世尊会通过章坚用过的东西怀疑到他,才一路扔的。

……

吉丰往北崖寻人的消息,没过两个时辰,便通过传送宝盒报到了南佳人处。

“住在这里的是连肆,他现在走的是百晓山的路子,而百晓山有容铮在,师兄,你说,我们要不要……”

南佳人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,“这样就没有后患了。”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