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男人的江湖 > 第500章 孝道为先

第500章 孝道为先

由于事发突然,梁惠凯还没来得及准备年货。临走之前,去苏倩倩的店里扫荡了几样中档烟酒。听苏倩倩说陈富春病得不轻,恐怕是过年也回不了家。梁惠凯心里一动,说道:“我去医院看看他,再给他个警告,免得他再作妖。”钟灵不放心,嘱咐道:“公共场合别瞎闹。”梁惠凯说:“放心,我是担心他死了。”

苏倩倩当然知道梁惠凯要干什么去,警告陈富春只是一方面,更主要的还是要和王冬冬道别吧?若是过去,她肯定期盼着越乱越好,说不定自己也能浑水摸鱼。现在的心思却变了,只期望着梁惠凯能对钟灵一心一意,心想,要不瞅机会开导开导王冬冬?

转念又想,自己过了年还不知去哪儿呢!苏倩倩不由得暗叹口气,说道:“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随他去吧!”钟灵劝道:“别太悲观!事在人为,警告他一下也好。”

得到恩准,梁惠凯先去了急诊科。谁知年前的急诊科特别忙,病人大多因喝酒住院,不是喝坏了,就是酒后打架受伤。见王冬冬忙的抽不开身,只好和她打声招呼去了住院部。

陈富春正孤苦伶仃的靠在病床上,一边打着点滴,一边玩手机。见梁惠凯进来了,马上紧张起来,可怜兮兮的说:“梁老板,我生病了,暂时不能去办离婚手续。”梁惠凯说:“看你够可怜的,那就过了年再说。我说,你哥嫂也不来陪床?”陈富春说:“这不是马上过年了嘛,都挺忙的,我也没有打扰他们。”

梁惠凯冷笑一声说:“知道什么叫报应不爽吗?没本事就别想着害人,害人不成反害己,就是你这种怂包。”陈富春尴尬一笑,犹犹豫豫的问道:“梁老板,我把小人的灰吃了,不会有事吧?”

当真是心中藏魔鬼,眼中无良人!梁惠凯心里一乐,h绷着脸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陈富春更担心了,低三下四的哀求道:“梁老板,我可是答应净身出户了,你不能再害我吧?”

“害没害我不知道,等办了离婚手续再说。”梁惠凯忽然想起潘科长唱的《太平歌词》来,又说道:“陈富春,俗话说的好,三条大路当间走,曲曲弯弯使不得。阎王爷好比那打鱼的汉,也不定来早与来迟。昨夜晚脱下了这鞋和袜,不知道那今日清晨提不提。空着手儿来,空着手儿去,纵剩下万贯家财拿不得。我劝你趁着胸前有口气儿,积点德,修点好,为点人来这是赚的。”

陈富春连忙说:“梁老板,我对天发誓,以后肯定不会再害你和苏倩倩了。”梁惠凯趾高气扬的拍拍他的脑袋说:“陈富春,你想害我也没那本事,我也不怕!好自为之吧!”

梁惠凯慷慨陈词教训了陈富春一通,觉得自己也变得有文化了,得意洋洋的又去了急诊科。见王冬冬终于腾出手来了,使个眼色,一前一后的去了小平房。梁惠凯说:“宝贝儿,我要回家了。”王冬冬问道:“都处理好了?”梁惠凯说:“无非就是要钱呗,给了钱什么都好办。”

王冬冬搂着梁慧凯的腰,低声说道:“我是见不得光的人,需要我帮助你的时候,我却不能,只能在家里给你祈福,保你平安。”梁惠凯心里一颤,低下头亲了一口说道:“宝贝儿,你千万别这么想,都是我不好,对你我心里只有愧疚。”王冬冬说:“可我不想只当个宠物,有困难咱们一起扛才对。”梁惠凯笑笑说:“女孩子只负责漂亮就好,抛头露面的事是男人干的。”王冬冬娇嗔道:“大男子主义!”

看王冬冬高兴了,梁惠凯说:“本想着带你去市里买衣服,这次去不成了,回来再补。”王冬冬笑道:“行,我可是等着呢!苏倩倩怎么样了?”梁惠凯说:“说是过了年她们家准备迁走,去哪儿还没有拿定主意呢。”王冬冬心有戚戚:“摊上那样的老公太倒霉了,最后逼得背井离乡,真是个不幸的人!”

要说梁惠凯有多爱苏倩倩,那肯定是比不上钟灵和王冬冬在心中的地位,但毕竟是在一起鬼混过,心里也是百味俱全,说道:“世事多磨,谁也没有前后眼啊!嘿嘿,我把那个可恨的家伙废了,以后他就是个太监,也算替苏倩倩报了仇!”

王冬冬咯咯一笑说:“你不怕他给你使坏?”梁惠凯又亲了一口,恭维道:“有你天天给我念楞严咒,怕什么?”王冬冬满心欢喜,一脸柔情,说道:“那我就给你念一辈子。放心回家吧,我自由自在,活的滋润着呢!”

虽然王冬冬一在安慰他,但是梁惠凯心里却不是滋味,就像王冬冬说的“她是个见不得光的人”,她能开心吗?可是又能怎样呢?这事太难了!

这一阵儿就没遇到好事,梁惠凯心里一直郁结,往回走的路上也只能强装笑颜。钟灵看在眼里,以为他还是因为工伤的事不开心,说道:“你怎么变得小心眼了?我现在可是亿万富婆,还在乎这点儿小钱?”梁惠凯说:“也是啊!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由他去吧。”

钟灵为了哄他高兴,笑着说道:“跟苏倩倩学了一句就用上了?可你知道这两句不着边的话怎么联系到一起的吗?”梁惠凯说:“不知道,您老人家给讲讲?”

钟灵说:“传说有个名叫朱耀宗的书生,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。由于他天资聪慧,他妈妈特意聘请了一个有名的秀才在家中执教。朱耀宗刻苦用功,长大后满腹经纶,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后高中状元。皇上见他不仅才华横溢,而且长得一表人才,便将他招为驸马。

按惯例,朱耀宗要一身锦绣新贵还乡。临行前,他奏明皇上,说他母子俩如何相依为命,母亲如何含辛茹苦将他培养成人,请求皇上为多年守寡的母亲树立贞节牌坊。这又不是大事,皇上爽快的答应了。

Copyright@2020